陈遥:香港“修例”信任危机、缘由及对策

陈遥:香港“修例”信任危机、缘由及对策
时势透视 香港修订《逃犯法令》纷争在特首宣告暂停前进入高潮。这一事情反映出利益攸关方之间的体系性信赖危机。这一危机首要发生于港府管理思路的误差,相关部分有必要吸取教训,进步管理水平 时势透视香港修订《逃犯法令》纷争在特首宣告暂停前进入高潮。这一事情反映出利益攸关方之间的体系性信赖危机。这一危机首要发生于港府管理思路的误差,相关部分有必要吸取教训,进步管理水平。各方应该极力消除愤恨与误解,尽力重建决心与信赖。该事情引发的最直接的信赖危机,是特首及港府与对立派及示威大众的不信赖。修例遭受剧烈反弹,阐明事前交流不充分,没有认识到陆港两地法令、民意的巨大差异;加上特首草率地剧烈推进,引发对立者的愤恨与惊骇,使原本许多持张望情绪的民众走上街头,构成很多民众与对立派对特首的不信赖,使港府深陷“塔西佗圈套”。其次,该事情暴露出香港民众对大陆司法体系的信赖危机。近年来,港台及世界社会对大陆司法的信赖度因为各种事情有所下降,虽然这中心不乏成见和误解。最终,该事情加深台湾对大陆“一国两制”实践的不信赖,在客观上协助了陷入困境的蔡英文。自蔡英文上台以来,两岸关于“九二一致”问题的不合对立上升,台湾绿营对“一国两制”多持怀疑情绪。该事情为绿营找到进一步对立“一国两制”的根底,也会加深西方对我国的不信赖,使中美联系复杂化。以上首要信赖危机发生于港府管理思路的误差和世界要素的影响。香港被英国殖民了100多年,已构成不同于大陆的政治文明与认同。九七回归以来,“一国两制”的方针施行总体上取得成功,但港府的管理思路的误差导致了近期的修例纷争。特首与建制派过于注重中心政府的支撑,而忽视了与对立派特别是青年学生的交流,以为取得中心支撑的方针就可以强力推广。中心政府因为种种限制性要素,也难与或不合适同对立派或青年学生直接交流,在处理香港业务上过于注重与特首及建制派的联系。世界要素的影响,则有美国、英国及欧盟以人权及香港自治等托言进行干与。针对以上信赖危机,各方应该尽力消除愤恨与惊骇,活跃重建决心与信赖。详细对策:重申“一国两制”,尊重两地政治文明和法令的差异,港府应防止在管理香港时采纳大陆的方针形式,在时机成熟后再考虑推广修例,或许诺抛弃修例。港府对不妥的方针进行反思,特首应当愈加诚实地抱歉(对立派以为特首的书面和口头抱歉均不行诚实),改动关于游行的政治界说。港府的强硬应对(橡皮子弹与暴乱的界说)被民众以为是忽视或无视民意,然后发生愤恨,也对未来的不确定发生必定的惊骇。加强与对立派及青年学生的交流,发挥我国统战的传统优势。加强与相关集体的触摸与交流,了解民意,尊重民意,消除误解树立决心和信赖。拟定相关方针前应该举办听证会,广泛听取各方不同定见。正确认识推进某项方针的意图是为了有用管理香港,保护社会安稳,而非以献身社会安稳为价值来推进某项方针。作者是我国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助理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访问学者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